20岁

默默想来我已经20岁了。

可是我的数学基础仍然停留在微积分的水平,连线性代数都不会。物理也仅仅停留在大物的力学和电磁学,连普物的水平都没到。有的时候真的很恨中国的教育体制,每年有多少志躇意满的年轻人在这样可恨、糟粕、恶心的体制下慢慢变得平庸。每个人都只是大数据下小数点后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不点,为了所谓国家崛起经济建设和可笑的权力斗争而牺牲了自己的青春。

在中国追个梦怎么就那么难呢?为什么会多出这么多可笑的障碍?制定这些体制的人真是蠢极了。不论是我,还是文洁,抑或是其他想转专业的人,我都见了太多太多。墙内的人想出去,墙外的人想进来。大家本来各取所需,是一件极好的事,它怎么就那么难呢。什么时候开始,连做自己喜欢做的、纯粹的事情,也开始变得这么难了起来。不论是学院的制度,还是学校的、国家的制度,都蠢不可耐,蠢到让人愤怒并且无法忍受。官员们的事总是很多的,改变一项政策总是很难的,而自己正是这一切的受害者,却只能旁观地默默看着发生的这一切,无力改变也不值得自己花力气去改变。

现在只能说,时间每过去一天,上天赋予自己的天赋就磨去一点,直到有一天,所有的天赋磨灭殆尽,而自己却仍然一事无成。在国内上了两年大学,什么985 211,什么全国前十,根本就是狗屁,是渣滓,是青春的诈骗犯、拽着铁链的镣铐。自己根本一无所获,不仅完全厌恶当前所学,而且就这么浪费了两年的时间,每每一想到这里,真是咬牙切齿……人一辈子短短几十年又有多少个两年给自己挥霍,更何况又是这人生最有活力2年!

今晚跟skip聊天,话题转到年龄的时候真是悲伤到人不愿意去想。仔细审视自己,才恍然大悟其实自己早已错过学习数理的最佳年龄,可是回过头来看,自己现在却仍然不得不每天跟鸡毛蒜皮的有机和波谱打打闹闹,连立刻亡羊补牢都不行。陈省身20岁就本科毕业,杨振宁22岁研究生毕业,Abel和Galois奠基了现代数学的时候才20出头,还有陶哲轩……Einstein发表狭义相对论论的时候才26岁,而那时候我还在读博三……想到这里真的是伤心的要哭了出来……等我开始读博士的时候,我他妈都23了……

我说我要读理论物理,似乎身边的人人人都开始阻挠我,这倒是很正常。亲戚都说读金融好,好赚钱,呵呵……大多数人的追求确实朴实但又实在无聊。我从来不关心以后能赚多少钱,钱只要够用就行。在我看来,我过去、现在以及将来所做的一切,都是要并且只为了我最终的目标而努力;而钱只是我完成这一目标里所需要的一个太不起眼的工具。何求?

我不怕以后可能要吃很多的苦。不是所谓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么。人生不就是要多来点挑战么。

再艰再险的路,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并且,我愿意一直风雨兼程。

我只怕——,只怕自己成为不了Newton,Einstein那样的人,在学术界也混出了些伪名气,终日汲汲于他人可怜的认可,看似快乐实则临走前才幡然悔悟地带着怨念和悔恨平平庸庸地走过了这一辈子……那真是人生莫大的痛苦。

拒绝平庸真是一个太艰巨的任务,艰巨到从20岁开始已经恨铁不成钢的晚。

唉。

唯愿一切最终都能有好的结果

2015.05.07  3a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