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渣之死

昨晚和至尊渣争论大学排名之事,我本以为是一次愉快的颇有收获的交流,但是没想到竟然把他逼退了群。

唉。退群真是一件麻烦的事。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之前所投入的所有精力都付诸东流,好不容易才形成的微妙的关系网也付之一炬。除了在手机和电脑上费力才能找到的聊天记录,还有水群时分泌的多巴胺,便再也没有其他什么了。如此来讲,这还真不是一个划算的投资。其实我一直就发现,在人际关系上的投资常常是麻烦、愚蠢而赔本的:不管是绝大多数的朋友,还是虚拟网络中屏幕的那一面,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讲,都只是为了满足当时的短期利益(比如愉悦的心情,共同的目标)的诉求,其特征是暂时的、不稳定的;而相比之下,对自己的投资会更倾向于本质的、永久的。

但是过多对自己倾斜资源又会引发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有一些资源是从自己身上不可能收获得的,只能由外部获取。这些资源可能很不起眼,但是有的时候却是必要的,比如为难时刻他人的慷慨相助,寂寞时刻及时的沟通,或者一些琐碎但有益的信息。因此凡人都需有自己的社交圈,而平衡自己资源的分配就成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由于人的嬗变性,跟人打交道就是一件麻烦的事,在保证最小需求的同时,尽量剔除无益的或者黑洞式社交,可能才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策略。比如——少加QQ群,或者加了之后少水群。人际关系网一旦建立起来,要挣脱就难以摆脱沉没成本的影响,而自己于情上也不忍。

话说回来,ut群在我寂寞如雪的等offer的时光里确实给了我很多欢乐,至尊渣退群以后我也曾一度想退,但是奈何舍不得那些人。考虑到它能给我带来的效益越来越少,继续水下去也确实不是明智之举。毕竟因为水群我已经浪费了不少的时间,不能再这么浪费下去了。如此来想,也许永久性的屏蔽会是一个让人可以接受的方法,等若干年之后我再次兴起,再去看看也好罢。

也许至尊渣再也不会回来了吧。也许那些人再也无法像当时那样水群了吧。

谨以此文纪念至尊渣。

UT 1T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