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P vs INTJ——如何在INT中识别J和P

INTP和INTJ们在人群中很好识别,尤其是典型的INTJ。作为与INTJ和INTP均有过(相当)大数量且深度接触的人,你一定能在人群中仅凭短暂的交流识别出一个INT,尤其是那些特征典型的。在这里,我之所以强调要是特征典型的,是因为人的性格分布像是一个连续的光谱,只有特征足够典型才有好的代表性。想象一条色带从白色渐变到黑色,你难以断定到底哪一处是黑白的分界线,然后指着那条线说,左边的便是白,右边的便是黑。你想要给人展示什么是黑色什么是白色,好的策略是在两端而非靠近中间的地方取色。类似地,今天我们要讨论如何在INT中识别J和P,应该拿具有代表性的例子作为典型,而非纠结于INTJ-INTP的过渡态,或者其他诸如于INFP-INTP的过渡态。

对于那些与INT有丰富接触的人来说,INT是很好识别的,因为他们的特征很明显。INT们偏好独处(但并不总是排斥与他人在一起)(I),想象力天马行空且思维活跃敏捷(N),不迷恋来自五官的刺激(比如美食和衣服)(N),行动和决定高度基于理性的思考而非情感的驱动(T),对于感兴趣的话题非常健谈,而对于不感兴趣的话题简直是木讷的哑巴。需要注意的是,最后一点是识别出INT的重要特征:“非常健谈”体现出INT思维敏捷活跃(而不是傻子),仅对感兴趣的话题健谈体现出INT对这一话题长期的关注和思考,对不感兴趣的话题木讷体现出他们性格内倾(I)的一面——如果你擅于观察,你会发现不是所有人都是“选择性健谈”且“选择性木讷”的。有些人似乎对所有的话题都表现的很有热情,喜欢掺上一脚,这是典型的好社交(E)的表现;有些人不论对什么话题都不苟言笑,似乎从来没有什么能让他们滔滔不绝地说上五分钟,以至于从不了解这类人的眼里来看他们表现的简直像个自闭症(是I但不是INT);还有些人一遇到感兴趣的话题便能滔滔不绝,而对不感兴趣的话题则缺乏耐心和关注,既吝于发表自己的看法也无看法可发——因为他们与他人的交流是来自于思考(T)而非社交(E)的推动,因此他们对于自己关注和思考得少的话题没有什么自己的观点可供交流。

更具体的来讲,I和T都是很好观察的,毕竟,一个人是表现得喜欢独处(I)还是群处(E)是一个很基本的社交特征;而在短暂的交谈之后也不难发现一个人是否擅于思考(T/F)——如果这个人有自己想法,对事物能发表自己的观点,那多半是T。[1] 而判断是否是N的标准则显得略微含糊,一个好用的方法是排除法:如果一个人鲜现S的特征(比如,迷恋于五官的刺激[2]),那大概便是N了。INTJ和INTP分享了很多共同的特征,这让很多不够熟悉INTP和INTJ的人(有时甚至包括他们自己,当然前提是他们知道MBTI是什么)容易将这两类人弄混。一个佐证是,一个INTP如果去看INTJ的介绍,他会发现很多INTJ的特征好像自己也有,以至于自己仿佛就是个INTJ;反之,让一个INTJ去看INTP的介绍亦然。除此之外,这种“相似性”是排他的:你只会在INT里观察到这种INT共轭现象,倘若你让一个INTP去看ISFP或者其他哪类人介绍,多半是不会出现这种迷之幻觉的。另一个类似的佐证是,一个INTP如果去一个INTJ聚集的地方(比如豆瓣的INTJ小组)看看INTJ们都在聊些什么,他会发现INTJ聊的内容他多半感兴趣,而如果让他去其他什么非INT类型的聚集地看,这不会有这种感受,如果他去完全相反的ESFJ聚集的地方看,则会对他们所聊的话题完全不感兴趣。这一点对INTJ也类似。

验证完了INT,最难的就是接下来的区分P和J了。那么,INTP和INTJ到底有哪些表观差别?如果你和他们相处的多了,你会首先发现INTJ“性格之恶劣”——至少对于典型的INTJ是如此。不同于INTP,INTJ是极难相处的(想想牛顿,如果你对牛顿的生平经历不熟,想想Sheldon和Sherlock),他们可以轻易摧毁大多数人容忍傻逼的能力。他们往往思维固执[3],行为习惯与常人不同且不愿改变。举个栗子,如果你曾关注过INTJ的@曾加,你一定会发现他的文风甚为“诡异”——几乎总是“列表式回答”。虽然我不得不说,这种组织结构能将主要观点简明扼要、结构清晰地展现出来,但是风格未免过于“自成一派”。如果换做非INTJ,即使他们发现了这种列表式回答的优势,也多半会弃而不用,向主流的风格妥协。[4] 诸如这种表现出来的不合群是大多数人与INTJ难以相处的重要原因,也直接导致了INTJ的人际关系很差(再次想想牛顿,Sheldon和Sherlock)。不过深究起来,这是因为INTJ并不在乎他们的人际关系差。他们关注的是“他们认为的”实用的东西,比如,Sherlock只关注从破案中获得的极大乐趣,他的一切其他行为习惯包括对人际关系的处理都是为这一目的服务的。

除此之外,INTJ均极度缺乏幽默感,他们大概从来不懂什么是幽默。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幸接触过典型的INTJ,但是接触过的人想必对他们缺乏幽默的能力印象深刻。他们不仅无法表达幽默,甚至也无法理解幽默。你能想象Sheldon或者Sherlock听见笑话后捧腹大笑的样子么?或者,你能想象Sherlock和Watson走在路上互相取乐互损的样子,就像你和你的闺蜜或者基友那样么?所以啊,和INTJ讲笑话或者互相调侃大概是世界上最难堪的事了,他们大概会一本正经的回应你让你尴尬症大犯。注意了,我这里可没有说INTJ都不会笑,也没说INTJ不会快乐,毕竟,幽默和笑是两回事,和快乐又是两回事。事实上,INTJ获取乐趣的途径只是和常人有所不同罢了。

相反,INTP则好相处得多了,这很大一部分是出于他们的随和(想想爱因斯坦不爱穿袜子,甚至不爱在相应的场合穿相应的衣服)。如果说INTJ是个强迫症,一定要按照自己的准则来(比如,如果爱因斯坦是INTJ,他则会坚持要求得体的着装,也多半无法容忍自己办公室的杂乱),那么INTP则是虽然自己有很多准则,但是依据情况可以随机应变的那类人。这里要注意了,这种随机应变可不一定就是好事,因为总有你需要坚持自己准则的情况,而这种随机应变便是坚持的绊脚石;当然,随机应变也不一定是坏事,这一点是很显然的。除此之外,如果说INTJ是罕见的难相处,那么INTP的随和则很大程度上使得INTP成为了罕见的能与INTJ相处的人。另外一个原因是INTP因为在很多方面与INTJ相似,所以能够很大程度上理解INTJ在他人眼中怪异的行为。总而言之,在常人看来INTJ是罕见的“傻逼”,而INTP是罕见的如此能容忍“傻逼”的人。在这一点上,Watson对于Sherlock的容忍做得相当不错,可惜,他并不是INTP。这里并不矛盾,毕竟不是只有INTP才会这样随和的,不然,INTP岂不是太好辨认了,我干嘛还要费这么多口舌?

那么,为什么我说Watson不是INTP?因为Watson不具幽默感。与INTJ完全相反,幽默感是INTP的一个重要特征(想想爱因斯坦吐舌头的那张照片)。这里我要再次提醒读者注意了,我可没有说有幽默感的就是INTP,我也没暗示有幽默感就是会讲段子,能互相挖苦取乐,这些都只是判定一个人是INTP的必要条件不充分条件。幽默感的内涵是丰富的,它体现在挖掘生活的乐趣的能力。你一定会发现,你身边中有一些人沉闷至极,对许多有趣的事情或者现象完全不甚关心,INTP则是一群相反的人,他们擅于从生活中发现乐趣。他们并不一定总是会把这种乐趣表现出来,但他们的确是发现了。想想《童趣》里沈复的“忽有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实则“盖一癞虾蟆”,大概就能体会到何为幽默感了。

 

url

 

当然,INTP和INTJ还有很多别的差别,上面说的只是表面上容易观察到的——虽然实际上并不好观察,以至于人们常常弄混。

----------

[1] 比如,问问这个人对一些事物的看法,如果他对某件事表达出与常人不同的看法,问问这个人为什么。如果他能不错地给出论证过程,说明他是有思考的(T)。这里得注意了,他不一定愿意告诉你为什么(毕竟,你又不是他爹,凭什么你问什么他就要答什么,那样岂不是显得他很没面子?),所以你需要判断他只是不愿意给出论证还是根本没有自己的论证。

[2] 比如,对一部电影,S会更多地关注人物的样貌装扮,道具的选择,特效是否酷炫等。

[3] INTJ们注意了,思维固执可不一定值得骄傲,但也不一定是坏事

[4] 我这里可没有暗示INTJ的行文风格都很诡异,阅读障碍者请注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