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其二

不知不觉来安娜堡已经一年半了。大概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通过微信联系到了同样来自2+2、那时还在安娜堡的学长。那时我已经拿到了好几份心仪offer,便和学长约了时间兴奋地聊了一晚上。聊物理,聊数学,聊申请,聊中大,聊2+2,聊选课。我心里充满了憧憬,深夜躲在被子里不自禁地把学长的朋友圈翻到天亮,想到自己以后也要去这样的地方读自己最钟爱的物理,幸福简直要溢出来。

可惜事与愿违,即使算不上物是人非,心境也已大不相同。也许是我真的太笨,不适合搞物理,也许是我好高骛远,不切实际,也许是我自作聪明,总把事情弄巧成拙,总之,事情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美好地发展。因为经常通宵带来的身体上的考验,我已渐渐习惯,然而因为学业不如意带来的失落,才让人难以忍受。有时候,给一个没有希望的人以希望,之后又将其剥夺,才是真正残忍的。如果从来没有过希望,人就会麻木,会习惯,会放弃,有了希望之后,反而会挣扎,会痛苦,会绝望。

今年年底就要开始申请了,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把握。我感觉我对不起所有曾经给予我厚望的人,当然也对不起我自己;然而,更讽刺的是,即使我申请得很好,那也只是刚完成万里长征的第一里罢了,还有博士期间的科研,有申请postdoc的难处,有找到教职的几乎不可能,有拿到tenure的经年累月的考验。我在打算放弃吗?不,显然不可能放弃,只是,有的时候对前面的路看的太清,难免唉声叹气,九九八十一难现在连第一难都过得这样艰难,以后要怎样才能到西天取得真经!

我一直是以自己明白自己的路而感到骄傲的。我清楚的明白我需要什么,我要做什么,每次跟人提起未来的打算,我总是很高兴自己能够清晰地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未来。然而现在,这也被证明是一把双刃剑罢了,给人以鼓舞,也给人以绝望。

不知道我快要终老的时候会怎样看待现在这段日子。有时候,现在这段时光会让我想起高三,然而又不很相同:高三的时候,我一直相信,考不上清华北大我的人生就要完了,然而我心里又清楚,这目标虽然难,但也不是没有希望,即使最后梦碎,事情也不会太糟糕,我还可以去科大,去浙大,去上交,再差一点,我还可以去武大,去中大;然而现在,我倒是真的不知道如果申不到六大,我能去哪儿了。学术界的竞争比想象的还要惨烈,去那些第二第三梯队的学校,以后还要怎么找教职?然而转念一想,这还只是学术界的门槛罢了。不要忘记,大多数人做的都是拧螺丝的工作,是炮灰,是“巨人的肩膀”。科研的过程虽然我至少现在享受,但是那绝不是我所仅仅期待和可以感到满足的,所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想做一点大的东西出来,这个念想总是不差的。

很高兴,我在密歇根遇到了很多美好的人。比如我的老板,还有他的妻子,他们都是以前北大的毕业生,现在在这里当教授。还有一些中科大毕业的教授,现在也在这里干得风生水起。他们给我了美好的期许,让我知道原来自己将来,也许就是大概他们这个样子的,他们也给了我亲切感,同为中国人,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成长,最后相遇在这里。

希望即便自己道路曲折,最终事情还是能如我所愿。To my beloved physics.

One thought on “随笔 其二

  1. 好久没来你博客了。感觉申请的时候确实是对自己全方位的考验,不管是学术上,还是做物理的心态上。必须要做到毫无旁骛的喜欢,才能做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其实觉得挺幸运了,当初可能都没有想过自己能走这么远,有机会去顶尖的学府和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一起思考学习。

    所以想想就算最后没有什么杰出贡献性的工作又有什么的呢?物理这个学科发展到现在,必定是有高屋建瓴领导方向的,但是也需要修修补补添砖加瓦的人。

    尽力而为,不忘初心。想想自己读到现在还没有quit,还在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已经很幸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