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音乐的碎碎念

在听了不少遍古典音乐之后,我终究喜欢上了贝多芬的音乐,比如他的第三、五、九号交响曲,还有悲怆、月光和热情三首奏鸣曲,尤其是这几首奏鸣曲的第三乐章。关于这几首曲子我有很多想说的,不过,今天我更想聊的是卡农。

从2011年的10月1号开始,到现在的快6年时间里,即使不计其他各种版本的卡农,只是钢琴版中的一种我也已经听了8900多遍了。要说为什么我能听这么多遍,是因为我听歌有个习惯,遇到好听的歌我就会单曲循环直到听腻。因为这个习惯我曾经在一天内听了97遍Numb而厌倦,从此再也不听Numb,也曾经用磁带每天反复播My Heart Will Go On贯彻了整个初一初二,不过唯独卡农,就像一个bug,让我无法停止。

在这篇简短的文章里,请恕我不想讲自己第一次听到卡农的惊喜与陶醉,不想讲我曾经与我的高中同学发生过哪些关于卡农的有趣故事,不想讲在那年压抑也令人憧憬的高三卡农曾经给过我怎样的精神力量……我只想用最朴素的语言陈述卡农于我的意义。对我来说,卡农总是能在合适的时间给我想要的:雄心勃勃时它带来亢奋,即使再疲惫的身体也一下就能精神抖擞;困倦时它带来静谧,就好像婴儿的摇篮曲催人入睡;感时伤怀时它带来回忆,过去的那些所有与这首曲子相关的人和事都会历历在目;失落时它带来抚慰,它仿佛就在声音的那头回应你的思绪……

我知道总有一些熟于乐器或者痴迷于古典音乐的人会抱有某种优越感,他们会不屑一顾地告诉你卡农的旋律是有多么简单,演奏有多么容易,有哪些音乐有着复杂得多的技法和深刻得多的内涵。我无意争辩卡农作为一首曲子本身有多么优秀或者拙劣,我也无意论证它在客观上是否真的像我说的那样厉害,我只是认为,音乐除了艺术价值以外,它本身还有迎合人类情感的价值。所谓“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一个人喜欢一首曲子,不一定要是因为这首曲子本身有多么出众的地方,而仅仅可以是这首曲子能给他带来独特的体验。欣赏音乐作为一种被动的非创造性活动,在不能给非音乐从业者带来有效新信息的情况下,如果听所谓的“高雅”音乐和“通俗”音乐给不同的人带来分别相同的感受,那又何必要在这种场合下为高雅与通俗争个高下?

我也无意把高雅与通俗的差别磨平。我只是纯粹地想说,如果高雅与通俗的音乐在唤醒人类情感这件事上能对不同的人起到相同的作用,那么它们对于这些不同的人的价值就是等同的。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很想以听高雅音乐自居,他应该论证的是高雅音乐本身的艺术价值有多么高。不过,他应该要能意识到,有时候有些人听音乐纯粹是追求情绪唤醒。

其实过去这几个星期我应该多听卡农。

One thought on “关于音乐的碎碎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