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与《洛丽塔》

《双城记》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绝望的冬天;我们拥有面前的一切,我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it was the age of wisdom, it was the age of foolishness, it was the epoch of belief, it was the epoch of incredulity, it was the season of light, it was the season of darkness, it was the spring of hope, it was the winter of despair, we had everything before us, we had nothing before us,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o Heaven, we were all going direct the other way.

《洛丽塔》

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在早晨,她就是洛,普普通通的洛,穿一只袜子,身高四尺十寸。穿上宽松裤时,她是洛拉。在学校里她是多丽。正式签名时她是多洛雷斯。可在我的怀里,她永远是洛丽塔。

Lolita, light of my life, fire of my loins. My sin, my soul. Lo-lee-ta: the tip of the tongue taking a trip of three steps down the palate to tap, at three, on the teeth. Lo. Lee. Ta.

She was Lo, plain Lo, in the morning, standing four feet ten in one sock. She was Lola in slacks. She was Dolly at school. She was Dolores on the dotted line. But in my arms she was always Lolita.

Unfiltered

Yes, I am of course a showy person, to an extent that I can show off better than does anyone else in the world.

People misunderstand and hurt each other all the time, to a point that information is barely accurately conveyed, and each is just speaking their own languages.

People never try to understand nor do they care about what others are saying. They are such cowards, ignorants, bigots and discriminaters that each only cares about their own egos, images, and dignities. Do not blame them, however, be kind, for forgiving them is forgive yourself. Naturally we should conclude and believe in the conclusion that one should never expect others to understand him, and indeed one is never even locally completely understood, much less globally completely understood.

Understanding is luxury. Most people neither find nor care about finding someone who can understand them, until death. Think about your parents, you significant other, your children, and your friends that you have spend years with.

The benefits of the friendships between introverts and introverts is that they can at least a little bit better understand each other, or that they think or feel they can do so.

Loneliness is the destiny of one, and one must learn how and be used to play with one’s own soul, be it complete or incomplete, good or evil.

关于本博客

我想过很多次要不要在某些平台或者场合宣传我的博客,但是每一次这种想法都被我否决了。我不希望我的博客带上任何媒体的性质,它最好永远就是互联网里的一座孤岛。我不需要读者,太多的读者对我是一种困扰;我也不渴求关注,这个地方最好越冷清越好。因为我知道,当人知道自己正在被关注时,内心就会产生一种扭曲,让人无法再诚实地面对自己而变得刻奇与谄媚。

美、丑与自由

今天去711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女人穿着性感的黑丝袜,于是我便想起了几年前在中大上的福柯与法,想起了他的《规训与惩戒》,想起了他的《性史》,还想起了尼采的权力意志。女人性感精致的打扮,说到底是社会驯化的结果,然而,她是不自觉的:人即是这种无时无刻不被社会规范和基因约束与操纵然而又不自觉地以为拥有自由的动物。

你也许会争辩,认为她这样打扮只是为了追求美;并且,她追求美并不是为了给谁看,而只是让自己赏心悦目——正如知乎上“女人打扮的社会原因是什么?”和“女生打扮得漂漂亮亮,是为了彰显自己独立自信,还是为了迎合男权社会审美?”的某些答案所讨论的那样。如果你这样想,请你先别激动,我并无意论证她的打扮究竟是不是为了给谁看,我也更无意证明这样做是否是可鄙的——你可能认为这种迎合他人口味的展示一定是可鄙的,然而这并非你想象的那样显而易见,甚至,就连可鄙这个词本身都非常可疑。

让我们从发问开始吧:她为什么要打扮?如果是为了给别人看,所谓的“展示”自己,无疑她已经掉进了社会规范设置的陷阱,不论她意图展示的对象是同性还是异性。这很好理解:当她按照她的方式所打扮(而非随意穿着)的时候,她即认为这样的打扮是好的,而好是一个价值判断,一旦什么牵扯到价值判断,事情就开始变得主观起来了。人并非天生就知道什么是好的,而是在后天身处这个社会中所习得的,于是她将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周围世俗观念的影响。当然,世俗不会直接告诉她,女人就应该穿黑丝,而是通过她身边的人、她所见到的广告、她所从电视上所知道的名流的行为展示着某一类女人都穿黑丝潜移默化地影响她的,直到社会氛围要么渐渐地说服她她也应该并且喜欢上了这么做,要么给她施加某种隐约的压力,当她不这么做时她会因为感觉到被排除了这类女人的圈子而产生的压力而感到不适,而这种不适最终导致她这么做。注意,这是一个非常因人而异的事情,如果你是一位女性而你不喜欢穿黑丝并且准备反驳我,我并不接受你因此而产生的反驳,更有可能的是,即使你不在这方面受到社会规范的驯化,你也很有可能在其他方面——比如,所谓的高跟鞋,所谓的长发,所谓的温柔……几乎所有由性别产生的刻板印象都在可能范围之列。

另一方面,如果这种打扮只是为了取悦自己,那么,一个恐怕并不为多数人所想到的问题是,为什么取悦你的是这个而不是其他什么?而为什么它又能取悦你,而不是让你产生其它什么感觉?为什么她,或者说,主流的穿丝袜的女人,穿的是黑色而不是红丝绿丝?如果说,人人都随机地拥有某种偏好,并且社会上展现出平均的概率分布时,我们大概可以安心的说,这真的只是个人偏好罢了,然而当事情倾向于某种或者某几种情况时,我们便不得不变得谨慎起来。事实上,通过穿着来取悦自己或者别人本身包含着一种审美过程,而审美本身是非常主观并且严重受一个人的经历与环境影响的。唐代的时候女人以微胖为美,而春秋战国的时候则有“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当一个人精心打扮自己,并声称这么做只是为了让自己赏心悦目时,他实际上于无意识中陷入了社会规范所设置的陷阱:是他身处的社会潜移默化地告诉他这样是美的,那样是丑的,于是他选择了美的妆扮,并且在镜子前欣赏自己而感到满足。如果哪天社会潮流变了,昔日的美变成了今天的丑,那么他便会摒弃从前的妆扮而另谋他样。

亲爱的读者,也许你会说你是一个独立、倔强且谨慎的人,拒不服从社会规训,并处处提防世俗的审美对自己的影响而选择自己独立的审美(比如,你的打扮独树一帜),你可能会说自己通过某种方法免除了社会规范的约束与影响,并且最终告诉我,你的打扮仍然只是为了取悦自己。让我们先不讨论这件事情在理论上是否可能,而是先大方地假设你声称的事情是真的,即使这样,这并不代表着人在打扮,或者说审美这件事上,是自由的。

让我们依然从发问开始:何为美?美意味着什么?从进化的角度讲,美即健康。人们追求美丽或者英俊的人,因为这种美丽或者英俊表明着一个人很健康,健康即意味着更强的生存和生殖能力,而更强的生存和生殖能力即意味着更有可能保留后代的能力。于是,自然选择便会保留那些能够识别这种美的基因,拥有这些基因的人也就能在挑选繁育后代的对象时获得优势因而脱颖而出。斗转星移,有一天终于进化为几乎人人都爱美,他们不仅在选择对象时喜欢挑美的人,甚至在镜子前欣赏自己的美都能沾沾自喜。如此看来,人不过是基因操纵的玩偶罢了:基因决定人应该爱美,于是人人都爱美;基因让人在欣赏美时感到愉悦,于是便有人想方设法让自己变美,不仅愉悦自己顺便也在与他人的互动中获取某些优势。然而人是不自知的,并且基因用美让人感到的满足,简直就好像大人拿一些简单而粗糙的玩具就可以轻易让小孩感到的满足一样。

一旦你认可了我上面所说的事,追求美这个行为便变得可疑起来:基因决定了我会喜欢美,我便一定要追求美吗?我一定要追求基因让我追求的东西吗?诚然,欣赏美的体验是好的,它能给我们带来愉悦感,从快乐的角度来讲我们似乎没有什么理由拒绝美。然而追求美是费力的,它需要很高的成本,时间上的、金钱上的、心理上的,甚至有时候会招致灾祸。太美的人可能会被同性嫉妒,而不够美的人却会因为缺乏外在美而苦恼,追求美的人在追求美的过程中花费了本可以花在其他事情上的时间,诸如此类。不仅如此,一旦你决定追求什么,你变会被它所牵制:你追求美时也即丧失了选择不美的自由。也许你会争辩,即使丧失了这种看起来没什么用处的自由你也无所谓,如果美是客观存在的,那么你的争辩听起来多少有点道理。然而一旦你意识到或者认可美是主观的[1],事情便变得棘手起来,这意味着今日你所求可能就是明天你所恶,而在这之间,除了收获了半衰期很短的愉悦感以外,你的精力都浪费了,而你并没有在这个过程中积累到什么长期的东西。

让我们暂时撇开话题来讨论一个有意思的思想实验:有没有可能存在这么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人人都追求丑?你也许会说,如果人人都追求丑,那么那个世界的丑就变成了他们的美,因此他们还是在追求美。这里我并不打算玩这种文字游戏,我们知道,美的一个核心特点便是它能给人带来愉悦感,我们因此不妨定义丑的核心特点是它能给人带来厌恶感。那么,有没有可能存在这么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人人都追求能给他们带来厌恶感的丑?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越丑越好,从而能恶心到尽可能多的人;而最丑的那个人在最大程度上恶心到所有人的同时也成为了所有人所嫉妒的对象。也许你会觉得这个例子很荒谬,然而它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荒谬。比如,在动物世界,动物可能会追求一种凶狠的面貌以恐吓异类以及同类,尤其是同性的同类。在我们看来,老虎头上的王字以及它的外貌与斑纹可能显得很酷,然而在它的同性同类眼里,那样的面貌可能不仅凶狠还使那些力量不够强大的同性感到厌恶和恐惧,与此同时,每一只老虎又渴求自己能够像他们之中最凶神恶煞的老虎那样凶狠。这里我并没有暗示老虎拥有进行这些思考的能力,我只是举一个例子罢了,然而这种例子其实不是不可能的,比如在远古时期的人类中可能就有这种追求凶狠的社会氛围存在,只是现代的法律最大程度上保障了人的安全,因此这种恐惧才渐渐消除。

综上所述,人其实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自由;人不仅时时刻刻地受社会规范的影响和约束,也被基因影响着一举一动。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打破这种桎梏,追求更大的自由?我们又要如何打破这种桎梏?问题一旦谈到追求,正如在我前文所讲的那样,我们便不得不变得谨慎起来。一旦我们追求什么,我们其实就预设了那样东西对我们是好的,而好又是这样一个主观的判断,它因时因地可能都会变化,它可能不会长久甚至会反转,比如今天的好可能就是明天的坏。那自由是好的吗?答案并非你想象的那样显而易见,至少,证明它为真要比想象的要困难得多!因此,不仅追求美是可疑的,甚至追求自由也变得可疑起来:人为什么要追求自由?人为什么会追求自由?人一旦追求自由,是不是就丧失了保持现状或者保持不自由的自由?这些都是非常值得讨论的问题。而问题回到桎梏:如果我们设法“打破”了这种桎梏,那么我们想方设法打破桎梏这个过程本身,是否被诸如“人要勇于反抗”这类我们被教导的精神所控制着,以及被人渴望自由这种刻在基因里的本性所牵制着,以至于我们陷入了一个新的总是要打破加在我们身上的桎梏的桎梏?如果确实如此,是否意味着人永远无法挣脱这种束缚,因为挣脱旧束缚本身其实是陷入新束缚的开始?

————————

[1] 我并不打算论证美是主观的,这是一个太大的话题,需要太多篇幅。

Phil 375 Assignment 1

Ultimate philosophy — cope with suffering. – Do not worry, there will be a day when all people are dead.

Ultimate psychology. – All human beings are essentially utilitarians.[1]

On knowledge. – All knowledge seekers are essentially information collectors, and vice versa.[2]

The power of music. – The power of music to arise one’s emotion is unparalleled.

Philosopher. – One without one’s own philosophy do not deserve to be a philosopher.

Philosopher’s pity. – The pity of a philosopher is that he cannot debate with philosophers before his birth or listen to the critiques from philosophers after his death.

Loneliness. – If no live person can understand you, then turn to the dead!

Immortality. – If time is infinite and a man can be immortal, then for any of his his past decisions and actions if he does not completely forget them, he is bound to regret about them. If he is a homo economicus, he should not believe in anything other than absolute truths unless he can guarantee he will forget what he believes before he regrets. He will have a day when he starts to love what he used to resented most and resent what he used to love most. His memory will be infinitely thin such that it is almost unmeasurable, just like how rational numbers sporadically spread on the real axis. He will gradually forget who he is, unless he record everything happens on him, until his forgetfulness surpasses his recording speed. He lives forever and dies ceaselessly. Essentially, he no longer owns his memory, and he is no longer a human being. If all these are the case, the heaven that the devout believers long for will become an existence that is infinitely more terrifying than the hell, and I would rather wish the universe be short-lived so that all nightmares will end in the inevitable destruction.

An Immortal man. – An immortal man is destined to commit suicide.

Do not be worldly. -Being worldly,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focusing on or paying attention to politics, society, news, money, fame, and career, makes one stupid, unsettled, shortsighted and mediocre. Beware that it does not mean one will become noble if he does not do so, but what one should do instead is focusing on his internal spiritual world.

Foresightful Morality. – Foresight! Foresight! Had one had a bit more foresight, one would have known the real morality had never existed at all!

Suspicious Amor fati. Amor fati is such a good and enchanting faith; it is just such a pity that I cannot see the logical reasoning behind it — why should I believe, why should I believe, why should I believe, and what if I just do not believe?

Complaint from a writer. – Writing philosophical works in English, some writer’s second language, destroys his ability to sophisticatedly elaborate his thoughts and convey the exact meaning, which is especially a disaster for someone who is very picky on word choices and must always differ the nuances between word and word, and syntax and syntax, before writing.

Final thoughts. -Very soon, the day will come, when all of us will be dead, with our skeletons buried under earth and scary skulls never unmoved as if being lost in forever thoughts. The grades of this course will no longer matters, and what I have written here will be lost to the world. Nobody knows our ever existence; not even in the most humble way can someone tell our stories, the great debates taken placed in class, the small talks I had with classmates…… Very soon, the day will come, when human beings will extinguish, and there, in the whole universe, is no even a tiny trace that can show there was an intelligence called human that have flourished somewhere in the cosmos, along with their grand stories……


[1] I have a great argument to prove this, but that will take many pages.

[2] Ditto.

随想集

2020年4月2日

“A goal without a plan is just a wish.”

2020年3月31日

智慧的人是总具有远见的人。

最具远见的人是能够选择最恰当的先验进行推理的人。

我们离真理只差一个精心挑选的假设。

2020年3月27日

不得不吃饭让我离真理远了一步,不得不睡觉让我离真理又远了一步,而无法克制的遗忘终于让真理遥不可及了,因为总有一天我获得新知识的速度赶不上我遗忘的速度——人的智慧的最大值便是如此了。

绝大多数人的盲目、无知与短视使他们好像在永远黑暗的洞穴里度过了短暂的一生,即便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专家也是如此。

人类的命运都写在人性之中。

上帝一定是个脾气非常好的神,因为脾气不好的神都堕落成了人。

2020年3月20日

With independent spirit one shall be waived from erosion from all mediocre minds and mundane life.

2020年3月17日

成为一个完人的第一步是观察并克服所有不完之人所不完之处。

一个聪明人被操纵的时候可以愚蠢得面面俱到。

2020年3月16日

很遗憾,大多数人注定是韭菜。韭菜是无法被拯救的,只能被收割,这就是他们的命运。

2020年3月8日

具有敏感ego的人是无药可救的,因为你如果尝试拯救他也会伤害到他敏感的ego。

2020年2月29日

If the global economies go low for extended period of time because of coronavirus, the ghosts of communism and fascism may return in some unfamiliar faces.

2020年2月29日

Empathy alone stops no repeated tragedies with recurring pattern recurring.

2020年2月28日

收集者的品味是很差的,因为收集者为了达到他收集的目标必须收集尽可能广的东西——这也就自然包含最不值得收集之物。

有些人的盲目已经到了白天见不到太阳的程度。

2019年11月8日

没有被他人善待过的人不知道如何善待他人;没有体验过爱的人也不知道如何爱人和接受别人的爱。

2019年11月2日

Eternity is such an illusion that it has never existed except in human minds.

2019年10月27日

All people will eventually make peace with each other when they are all dead.

2019年10月26日

I saw how talented minds with little self-reflection were misled by their believes and emotions.

2019年10月20日

冬天里最不受欢迎的事就是暖气间断启动的轰鸣声打断了原本安然独奏的音乐

2019年10月4日

I live in an island, but my mind longs for everywhere.

2019年10月3日

注定比偶然更加迷人。

2019年10月2日

“旅游主义者”——那些寄希望于通过旅行来“认识更大的世界”的人——其根本短板不在于是否能接触到更大的世界,而在于其薄弱的洞察力和批判能力。如果我们定义一个J/P比,即每有一份信息输入平均能做出多少判断性产出,那么,旅游主义者则认为在旅行中他们能获得最高的J/P比——可是真正非得在旅行中才能得到的收获又有多少呢?这恰好反映了旅游主义者在其余活动中欠缺的批判力。

2019年10月1日

我对人性以及由其所招致的无法避免的结局是如此的痴迷,当所有人都对一个事件抑或选边站队口诛笔伐,抑或义愤填膺引经据典时,我所深切关心的只有一切参与者与旁观者在事件中折射出的顽固的人性。

2019年9月29日

我看见了世人如何选择各自的命运。

2019年9月26日

所有人都知道,看完数学以后如果不做任何练习,那么学到的所有内容都将在几个星期内忘得一干二净。然而对于数学以外的书,人们似乎就变得自信起来,觉得即使自己不做任何类似的练习也无大碍。

分析哲学把哲学家变成了哲学匠吗?

2019年9月25日

执念赋予人最强的精神力量。

2019年9月18日

当小说被用来传达一种思想的时候,就像在一块布上绣花。不同的是,如果说单刀直入的讨论是直接绣那朵花,那么小说就还要把那块布先织出来。

2019年9月10日

A truth about life is that nothing you have obtained can be taken for granted. You must guard and defend them very hard to keep them, and even harder if you want more. Everything should be regarded as a privilege that may be revoked someday out of any possible reason — but sometimes it is you who are responsible for such revocation.

It is impeccable logic and farsightedness that make a man wise, but it is unshakeable faith rooted under deep mind that endows a man with power.

2019年6月16日

对一个知识的求索者而言,学习固然能最快地获得新知,然而只有发现和创造才能带来其他的一切都无法比拟的狂喜。如果用数字来量化这种喜悦,这绝对不是10和20的区别,而是10和1000的区别。

2019年6月13日

Amor Fati: 正是过去发生的一切塑造了我,而我深爱着自己,因此我也深爱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2019年5月27日

对于何为“重要但不紧急”的事,何为“紧急但不重要”的事,又何为“重要且紧急”的事,我的观点似乎总与大众相左,这给我的生活带来了额外的困难。

2019年5月26日

远见者的困境——如果一个人几乎总是能早于所有人预见悲剧,这是他的幸还是不幸?

2019年5月25日

真正动人的悲剧不在于结局本身,而在于你明知其最终将以悲剧收场而不得不亲眼目睹里面的小人物背负着注定的命运做着徒劳的挣扎。

真正卓越的悲剧只有在观众已经知道其结局的时候才能展现出它的最大张力。

悲剧的核心不在于毁灭的结果而在于毁灭的过程。

最好的喜剧都有着悲情的内核是因为,只有拥有悲情内核的喜剧才能在故事中投射出观众的影子,将其从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变成故事里描绘的滑稽而挣扎的小人物。

偶然的不能成为好悲剧,注定的才能。

2019年5月24日

善于悲悯之人悲悯之原因是他们忽视了自己也属于众多不幸者中的一员。

2019年3月13日

在所有死法里我最无法接受的就是平庸而死,这比永入地狱还要痛苦。

2017年11月7日

人生充满了不幸,然而总有些不幸的人喜欢刻薄地对待其他更不幸的人。

2017年11月2日

对知识的索求者而言,知识就像金子一样。正如有的人的不必花费金子而只需要占有金子就能获得快乐,另一些人不必运用知识,而只需要拥有知识就能感到满足。

2017年10月22日

远见的人悲观,短视的人不幸。

2017年10月19日

回忆自己思考的过程是一件令人懊恼的事情,它远远没有思考本身来得激动人心,你还得担心漏掉了什么灵感。

人人都爱美。可惜大多数人追求的不是美,而只是美的东西。以前我自诩持有远见不追求世俗所追求的美的东西,而只追求美本身;然而,我渐渐发现追求美这个行为其实是可疑的,甚至美本身也是可疑的。在思考之后,我便决定不再追求美了。

2017年10月12日

远见!远见!哪怕人稍微有点远见,他就知道道德根本就不存在!

2017年10月4日

面对苦难。——别担心,终有一天我们都会死的。

哲学家的遗憾在于不能与他生前的人辩论,也不能听到他死后的人批判,不然,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2017年9月27日

如果没有活人能理解你,就去找死人吧!

2017年9月23日

如果时间没有尽头而人可以永生,那么,对于一个人过去的一切决定和行为,他要么遗忘,要么必将后悔。如果他是一个理性人,他将不应该完全信任除了绝对真理以外的一切事情,除非他能确保在后悔前遗忘。终有一天,他将喜欢上自己曾经所最憎恶的,而憎恶自己曾经所最喜欢的。他的记忆将变得无限稀疏而几乎快要不可测,就像有理数三三两两散布在实数轴上那样。他将渐渐忘记自己是谁,除非他把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都记录下来,直到有一天即使不停地翻阅过去他也赶不上他遗忘的速度。他永远地活着,也在不停地死去。本质上,他不再拥有真的记忆,他也不再是真正的人。如果事情真是这样,虔诚的教徒们所向往的天堂,如果存在的话,将成为比地狱还要可怖无数倍的存在。一想到这里,我觉得宇宙还是短命的好,这样,至少可以让一切的梦魇结束在不可避免的毁灭里。

一个获得永生的人必将自杀。

没有自己哲学的人不配称为哲学家。

2017年9月16日

音乐对情绪的感染力是无与伦比的。

Claim: All knowledge seekers are essentially information collectors, and vice versa.

2017年9月15日

Claim: 所有人本质上都是效用主义者(utilitarianist)。(Will prove in the future).

2017年9月13日

人不应当轻易许下承诺,因为承诺宣告着意志。承诺一旦被许下,它便成了意志的一部分,也即成了人的一部分。违背自己的承诺就是违背自己的意志,就是背叛了自己——这是绝对不能忍受的。轻易背叛承诺的人灵魂是支离破碎的,因为他的灵魂不再能掌控一贯的意志。

在任何非完全自愿的情况下做出的承诺都不能完全代表人的意志,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承诺要么是欺骗别人要么是蒙蔽自己。

承诺是有寿命的,正如太阳也有寿终正寝的一天一样。承诺的寿命体现着意志的强弱和目光的长远,也即体现了一个人灵魂的高低。

2017年9月11日

太过关注现实会让人变得愚蠢、浮躁、短视且平庸。比如说,关注社会、新闻、金钱、仕途。然而这并不代表你不关注这些你的生活就会变得高尚起来,只是人应该更多地审视自己的精神世界。

知乎,quora,贴吧,豆瓣,reddit等平台,应该是用来查的而不是用来刷的。即,应该是你想知道一件事时才去用它而不是每天用着它看看有什么可读的。

尼采的永恒回归是可笑的,他只是概率没学好。如果一切能重复无数多次,抱有过去记忆的人有一天必将对自己过去的一切行为和决定感到后悔和懊恼,而对于只存在那个轮回记忆的人,讨论这个问题又有什么意义呢?

An Information Sharing-based Classification Model of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draft)

Abstract

For those who are inexperienced and not good at dealing with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especially intimacy relationship, sorting different people around them into groups of different intimacy in an unambiguous way can be difficult and struggling. I thereby proposed an information sharing-based classification model to help sort people into groups of different intimacy under clear standards, the application of which can reduce the entropy of one’s social circle and keep it clean and neat. In this model,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are classified into 7 levels in rising intimacy order depending on the information that is shared or can be shared interpersonally without hesitation and uncomfortableness: Strangers, Acquaintances, Friends, Good Friends, Close Friends, Best Friends, Zhiji. This classification may sound familiar and trivial to you, but what really matters is not the classification itself but a clear, practical, simple and well-motivated standard that can be put into use, which will be discussed in details in this paper.

Continue reading

随笔 其四

安娜堡的朋友基本都走光了,自己又回到了当年刚来这里的状态。于是不禁好奇,当年我是咋过来的呢?

粗想,如下:

第一年上学期主要跟skip+蛋泥+国内若干朋友微信聊天,而在安娜堡主要跟ZS聊数学系选课。那时俩人天天必聊的话题便是“我又发现了数学系XXXX课特别好我们以后一定得选”或者“数学系好多好课啊我都心动想转数学系了”或者“你说我们上的这295跟国内大部分985的数分比到底难度谁大”……后来skip生病休学,我便断了一个重要的吐槽+学术咨询对象。刚来的第一学期基本状况是各种不适应,加上选课过多赶作业时生不如死,经常在赶due间隙跟各种人吐槽。

寒假认识了上楠和蓬勃,从此又多了两个学术咨询对象,另外认识了同为物理系的A。

第一学年下学期认识了尧尧。其实上学期我就跟他一起上过一门316常微分方程,不过那时候还没什么交道。下学期我俩一起选了门555复变函数,然后我就经常被他拖去WH写作业。另一方面,我跟ZS一起上了295的后续课程——296,主要内容是高代。那时我跟ZS已经基本混熟,296due前我俩天天混在stockwell楼下的小房间里一起写作业,有时候我也去他宿舍楼下。我跟A同时上了同一个物理课EM,开始约好一起对答案,后来我各种放鸽子于是事情就不了了之。。。(其实怪我选课太多都是最后一天写作业)

第一年暑假除了中间有大约三个星期在不务正业地自己或者和室友“再来一回合”以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自学和做research上。白天有时候会跟尧尧一起去图书馆自习,期间他泡到了我的师姐(滑稽脸)。晚上我们有时候会一起玩饥荒(最烦的是每次玩到一半他就要回去睡觉/陪他女朋友)。

第二学年上学期我认识了一起上GR的CYQ,便会经常在一起写作业;在热统课上认识了JYY,也即我现在的室友,那时经常一起对答案。

第二学年下学期经常在WH跟CYQ一起自习,各种人来来往往,经常能碰到其他朋友。

第二年暑假尧尧似乎和CX私奔了(误),几乎见不着他们。我搬家去了离学校中心老远的地方,有时候会踩单车去WH,经常会碰到上楠和A。我在和A的一次无意聊天后(其实是我刻意找的话题。。。)入了某开箱子游戏的坑……= =…

好了,上面提到的主要人物基本都毕业走了,所以我这个学期要认识些谁?ಠ_ಠ

无题 二

下次见面,恐怕真的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后了吧。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许多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