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 375 Assignment 1

Ultimate philosophy — cope with suffering. – Do not worry, there will be a day when all people are dead.

Ultimate psychology. – All human beings are essentially utilitarians.[1]

On knowledge. – All knowledge seekers are essentially information collectors, and vice versa.[2]

The power of music. – The power of music to arise one’s emotion is unparalleled.

Philosopher. – One without one’s own philosophy do not deserve to be a philosopher.

Philosopher’s pity. – The pity of a philosopher is that he cannot debate with philosophers before his birth or listen to the critiques from philosophers after his death.

Loneliness. – If no live person can understand you, then turn to the dead!

Immortality. – If time is infinite and a man can be immortal, then for any of his his past decisions and actions if he does not completely forget them, he is bound to regret about them. If he is a homo economicus, he should not believe in anything other than absolute truths unless he can guarantee he will forget what he believes before he regrets. He will have a day when he starts to love what he used to resented most and resent what he used to love most. His memory will be infinitely thin such that it is almost unmeasurable, just like how rational numbers sporadically spread on the real axis. He will gradually forget who he is, unless he record everything happens on him, until his forgetfulness surpasses his recording speed. He lives forever and dies ceaselessly. Essentially, he no longer owns his memory, and he is no longer a human being. If all these are the case, the heaven that the devout believers long for will become an existence that is infinitely more terrifying than the hell, and I would rather wish the universe be short-lived so that all nightmares will end in the inevitable destruction.

An Immortal man. – An immortal man is destined to commit suicide.

Do not be worldly. -Being worldly,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focusing on or paying attention to politics, society, news, money, fame, and career, makes one stupid, unsettled, shortsighted and mediocre. Beware that it does not mean one will become noble if he does not do so, but what one should do instead is focusing on his internal spiritual world.

Foresightful Morality. – Foresight! Foresight! Had one had a bit more foresight, one would have known the real morality had never existed at all!

Suspicious Amor fati. Amor fati is such a good and enchanting faith; it is just such a pity that I cannot see the logical reasoning behind it — why should I believe, why should I believe, why should I believe, and what if I just do not believe?

Complaint from a writer. – Writing philosophical works in English, some writer’s second language, destroys his ability to sophisticatedly elaborate his thoughts and convey the exact meaning, which is especially a disaster for someone who is very picky on word choices and must always differ the nuances between word and word, and syntax and syntax, before writing.

Final thoughts. -Very soon, the day will come, when all of us will be dead, with our skeletons buried under earth and scary skulls never unmoved as if being lost in forever thoughts. The grades of this course will no longer matters, and what I have written here will be lost to the world. Nobody knows our ever existence; not even in the most humble way can someone tell our stories, the great debates taken placed in class, the small talks I had with classmates…… Very soon, the day will come, when human beings will extinguish, and there, in the whole universe, is no even a tiny trace that can show there was an intelligence called human that have flourished somewhere in the cosmos, along with their grand stories……


[1] I have a great argument to prove this, but that will take many pages.

[2] Ditto.

随想集

2019年10月4日

I live in an island, but my mind longs for everywhere.

2019年10月3日

注定比偶然更加迷人。

2019年10月2日

“旅游主义者”——那些寄希望于通过旅行来“认识更大的世界”的人——其根本短板不在于是否能接触到更大的世界,而在于其薄弱的洞察力和批判能力。如果我们定义一个J/P比,即每有一份信息输入平均能做出多少判断性产出,那么,旅游主义者则认为在旅行中他们能获得最高的J/P比——可是真正非得在旅行中才能得到的收获又有多少呢?这恰好反映了旅游主义者在其余活动中欠缺的批判力。

2019年10月1日

我对人性以及由其所招致的无法避免的结局是如此的痴迷,当所有人都对一个事件抑或选边站队口诛笔伐,抑或义愤填膺引经据典时,我所深切关心的只有一切参与者与旁观者在事件中折射出的顽固的人性。

2019年9月29日

我看见了世人如何选择各自的命运。

2019年9月26日

所有人都知道,看完数学以后如果不做任何练习,那么学到的所有内容都将在几个星期内忘得一干二净。然而对于数学以外的书,人们似乎就变得自信起来,觉得即使自己不做任何类似的练习也无大碍。

分析哲学把哲学家变成了哲学匠吗?

2019年9月25日

执念赋予人最强的精神力量。

2019年9月18日

当小说被用来传达一种思想的时候,就像在一块布上绣花。不同的是,如果说单刀直入的讨论是直接绣那朵花,那么小说就还要把那块布先织出来。

2019年9月10日

A truth about life is that nothing you have obtained can be taken for granted. You must guard and defend them very hard to keep them, and even harder if you want more. Everything should be regarded as a privilege that may be revoked someday out of any possible reason — but sometimes it is you who are responsible for such revocation.

It is impeccable logic and farsightedness that make a man wise, but it is unshakeable faith rooted under deep mind that endows a man with power.

2019年6月16日

对一个知识的求索者而言,学习固然能最快地获得新知,然而只有发现和创造才能带来其他的一切都无法比拟的狂喜。如果用数字来量化这种喜悦,这绝对不是10和20的区别,而是10和1000的区别。

2019年6月13日

Amor Fati: 正是过去发生的一切塑造了我,而我深爱着自己,因此我也深爱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2019年5月27日

对于何为“重要但不紧急”的事,何为“紧急但不重要”的事,又何为“重要且紧急”的事,我的观点似乎总与大众相左,这给我的生活带来了额外的困难。

2019年5月26日

远见者的困境——如果一个人几乎总是能早于所有人预见悲剧,这是他的幸还是不幸?

2019年5月25日

真正动人的悲剧不在于结局本身,而在于你明知其最终将以悲剧收场而不得不亲眼目睹里面的小人物背负着注定的命运做着徒劳的挣扎。

真正卓越的悲剧只有在观众已经知道其结局的时候才能展现出它的最大张力。

悲剧的核心不在于毁灭的结果而在于毁灭的过程。

最好的喜剧都有着悲情的内核是因为,只有拥有悲情内核的喜剧才能在故事中投射出观众的影子,将其从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变成故事里描绘的滑稽而挣扎的小人物。

偶然的不能成为好悲剧,注定的才能。

2019年5月24日

善于悲悯之人悲悯之原因是他们忽视了自己也属于众多不幸者中的一员。

2019年3月13日

在所有死法里我最无法接受的就是平庸而死,这比永入地狱还要痛苦。

2017年11月7日

人生充满了不幸,然而总有些不幸的人喜欢刻薄地对待其他更不幸的人。

2017年11月2日

对知识的索求者而言,知识就像金子一样。正如有的人的不必花费金子而只需要占有金子就能获得快乐,另一些人不必运用知识,而只需要拥有知识就能感到满足。

2017年10月22日

远见的人悲观,短视的人不幸。

2017年10月19日

回忆自己思考的过程是一件令人懊恼的事情,它远远没有思考本身来得激动人心,你还得担心漏掉了什么灵感。

人人都爱美。可惜大多数人追求的不是美,而只是美的东西。以前我自诩持有远见不追求世俗所追求的美的东西,而只追求美本身;然而,我渐渐发现追求美这个行为其实是可疑的,甚至美本身也是可疑的。在思考之后,我便决定不再追求美了。

2017年10月12日

远见!远见!哪怕人稍微有点远见,他就知道道德根本就不存在!

2017年10月4日

面对苦难。——别担心,终有一天我们都会死的。

哲学家的遗憾在于不能与他生前的人辩论,也不能听到他死后的人批判,不然,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2017年9月27日

如果没有活人能理解你,就去找死人吧!

2017年9月23日

如果时间没有尽头而人可以永生,那么,对于一个人过去的一切决定和行为,他要么遗忘,要么必将后悔。如果他是一个理性人,他将不应该完全信任除了绝对真理以外的一切事情,除非他能确保在后悔前遗忘。终有一天,他将喜欢上自己曾经所最憎恶的,而憎恶自己曾经所最喜欢的。他的记忆将变得无限稀疏而几乎快要不可测,就像有理数三三两两散布在实数轴上那样。他将渐渐忘记自己是谁,除非他把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都记录下来,直到有一天即使不停地翻阅过去他也赶不上他遗忘的速度。他永远地活着,也在不停地死去。本质上,他不再拥有真的记忆,他也不再是真正的人。如果事情真是这样,虔诚的教徒们所向往的天堂,如果存在的话,将成为比地狱还要可怖无数倍的存在。一想到这里,我觉得宇宙还是短命的好,这样,至少可以让一切的梦魇结束在不可避免的毁灭里。

一个获得永生的人必将自杀。

没有自己哲学的人不配称为哲学家。

2017年9月16日

音乐对情绪的感染力是无与伦比的。

Claim: All knowledge seekers are essentially information collectors, and vice versa.

2017年9月15日

Claim: 所有人本质上都是效用主义者(utilitarianist)。(Will prove in the future).

2017年9月13日

人不应当轻易许下承诺,因为承诺宣告着意志。承诺一旦被许下,它便成了意志的一部分,也即成了人的一部分。违背自己的承诺就是违背自己的意志,就是背叛了自己——这是绝对不能忍受的。轻易背叛承诺的人灵魂是支离破碎的,因为他的灵魂不再能掌控一贯的意志。

在任何非完全自愿的情况下做出的承诺都不能完全代表人的意志,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做出的承诺要么是欺骗别人要么是蒙蔽自己。

承诺是有寿命的,正如太阳也有寿终正寝的一天一样。承诺的寿命体现着意志的强弱和目光的长远,也即体现了一个人灵魂的高低。

2017年9月11日

太过关注现实会让人变得愚蠢、浮躁、短视且平庸。比如说,关注社会、新闻、金钱、仕途。然而这并不代表你不关注这些你的生活就会变得高尚起来,只是人应该更多地审视自己的精神世界。

知乎,quora,贴吧,豆瓣,reddit等平台,应该是用来查的而不是用来刷的。即,应该是你想知道一件事时才去用它而不是每天用着它看看有什么可读的。

尼采的永恒回归是可笑的,他只是概率没学好。如果一切能重复无数多次,抱有过去记忆的人有一天必将对自己过去的一切行为和决定感到后悔和懊恼,而对于只存在那个轮回记忆的人,讨论这个问题又有什么意义呢?

An Information Sharing-based Classification Model of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draft)

Abstract

For those who are inexperienced and not good at dealing with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especially intimacy relationship, sorting different people around them into groups of different intimacy in an unambiguous way can be difficult and struggling. I thereby proposed an information sharing-based classification model to help sort people into groups of different intimacy under clear standards, the application of which can reduce the entropy of one’s social circle and keep it clean and neat. In this model,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are classified into 7 levels in rising intimacy order depending on the information that is shared or can be shared interpersonally without hesitation and uncomfortableness: Strangers, Acquaintances, Friends, Good Friends, Close Friends, Best Friends, Zhiji. This classification may sound familiar and trivial to you, but what really matters is not the classification itself but a clear, practical, simple and well-motivated standard that can be put into use, which will be discussed in details in this paper.

Continue reading

随笔 其四

安娜堡的朋友基本都走光了,自己又回到了当年刚来这里的状态。于是不禁好奇,当年我是咋过来的呢?

粗想,如下:

第一年上学期主要跟skip+蛋泥+国内若干朋友微信聊天,而在安娜堡主要跟ZS聊数学系选课。那时俩人天天必聊的话题便是“我又发现了数学系XXXX课特别好我们以后一定得选”或者“数学系好多好课啊我都心动想转数学系了”或者“你说我们上的这295跟国内大部分985的数分比到底难度谁大”……后来skip生病休学,我便断了一个重要的吐槽+学术咨询对象。刚来的第一学期基本状况是各种不适应,加上选课过多赶作业时生不如死,经常在赶due间隙跟各种人吐槽。

寒假认识了上楠和蓬勃,从此又多了两个学术咨询对象,另外认识了同为物理系的A。

第一学年下学期认识了尧尧。其实上学期我就跟他一起上过一门316常微分方程,不过那时候还没什么交道。下学期我俩一起选了门555复变函数,然后我就经常被他拖去WH写作业。另一方面,我跟ZS一起上了295的后续课程——296,主要内容是高代。那时我跟ZS已经基本混熟,296due前我俩天天混在stockwell楼下的小房间里一起写作业,有时候我也去他宿舍楼下。我跟A同时上了同一个物理课EM,开始约好一起对答案,后来我各种放鸽子于是事情就不了了之。。。(其实怪我选课太多都是最后一天写作业)

第一年暑假除了中间有大约三个星期在不务正业地自己或者和室友“再来一回合”以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自学和做research上。白天有时候会跟尧尧一起去图书馆自习,期间他泡到了我的师姐(滑稽脸)。晚上我们有时候会一起玩饥荒(最烦的是每次玩到一半他就要回去睡觉/陪他女朋友)。

第二学年上学期我认识了一起上GR的CYQ,便会经常在一起写作业;在热统课上认识了JYY,也即我现在的室友,那时经常一起对答案。

第二学年下学期经常在WH跟CYQ一起自习,各种人来来往往,经常能碰到其他朋友。

第二年暑假尧尧似乎和CX私奔了(误),几乎见不着他们。我搬家去了离学校中心老远的地方,有时候会踩单车去WH,经常会碰到上楠和A。我在和A的一次无意聊天后(其实是我刻意找的话题。。。)入了某开箱子游戏的坑……= =…

好了,上面提到的主要人物基本都毕业走了,所以我这个学期要认识些谁?ಠ_ಠ

无题 二

下次见面,恐怕真的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后了吧。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
物是人非事事休 ,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
只恐双溪舴艋舟 ,载不动,许多愁。

无题

像生物学家解剖小白鼠那样无情地剖析自己是一件那样有趣的事情:看到自己美好的一面,丑陋的一面,温柔的一面,冷漠的一面,光明的一面,阴暗的一面,理性的一面,感性的一面,看到自己所有的优点和缺点和不断挣扎的地方,所表现出的直白,含蓄,优雅,庸俗,有趣,无聊,勇敢,懦弱,笃定,摇摆,智慧,愚蠢。像灵魂脱离肉体,自己不再是自己,而是一个绝对客观的旁观者,审视自己的每一个想法和行为,然后会心一笑:原来这就是自己。

古希腊的名言“认识你自己”实在是深刻且有趣。每次想到这个,我都会想起卢梭的《忏悔录》。卢梭在书中对自己无情的剖析所表现出的勇敢与坦率是极其令人敬佩和向往的。也许很多年以后的某一天我也会开始起笔写一本自己的《忏悔录》。

随感 其二

诶…看完北大的韦东奕大神与陶哲轩相比如何?里的韦神突然发现自己越来越social了…感觉大一大二在辩论队呆得太久被带坏了,还有就是在安娜堡这两年天天被尧尧拉着去学习,以后除非学术交流还是得antisocial一点才好。

还是怀念当年高中的生活啊,特别是还有星神、照熊还有其他一众大神在前头。虽然学的东西单调但是生活充实规律时间利用率高…还好在这里多选点课due来了效率还是很高的…就是这个假期嘛…

以后还是得多看点Tao啊yun神啊这些大神事迹,有助于打鸡血。之前早就想买本《牛顿传》来看看的,可惜嫌英文版太贵没买……

Okay。想起当年大一的时候屏蔽了qq空间几乎所有人然后终于戒了说说,现在屏蔽了票圈95%的人以后随便一刷都已经是七天前的票圈了,于是我再也不用每天刷票圈了。取关知乎50+人尤其是一波大V后随便一刷都是20小时前的消息了,以后我再也不用每天刷知乎了。。。看我回头把quora也给卸了。

最后,安娜堡里我熟识的那些人基本上都走了,我又像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那样了。以后,如果不去hatcher,不去shapiro,不去west hall,不去east hall,没有了stockwell,也不呆在家里,我该去哪学习呢?

朋友圈290人屏蔽了275人票圈

知乎取关所有人,已卸app

已卸quora

听上去不错呢…

有些人天天想着要退乎而退不成,我这从没想过要退乎的却真的半退了。。。

关于音乐的碎碎念

在听了不少遍古典音乐之后,我终究喜欢上了贝多芬的音乐,比如他的第三、五、九号交响曲,还有悲怆、月光和热情三首奏鸣曲,尤其是这几首奏鸣曲的第三乐章。关于这几首曲子我有很多想说的,不过,今天我更想聊的是卡农。

从2011年的10月1号开始,到现在的快6年时间里,即使不计其他各种版本的卡农,只是钢琴版中的一种我也已经听了8900多遍了。要说为什么我能听这么多遍,是因为我听歌有个习惯,遇到好听的歌我就会单曲循环直到听腻。因为这个习惯我曾经在一天内听了97遍Numb而厌倦,从此再也不听Numb,也曾经用磁带每天反复播My Heart Will Go On贯彻了整个初一初二,不过唯独卡农,就像一个bug,让我无法停止。

在这篇简短的文章里,请恕我不想讲自己第一次听到卡农的惊喜与陶醉,不想讲我曾经与我的高中同学发生过哪些关于卡农的有趣故事,不想讲在那年压抑也令人憧憬的高三卡农曾经给过我怎样的精神力量……我只想用最朴素的语言陈述卡农于我的意义。对我来说,卡农总是能在合适的时间给我想要的:雄心勃勃时它带来亢奋,即使再疲惫的身体也一下就能精神抖擞;困倦时它带来静谧,就好像婴儿的摇篮曲催人入睡;感时伤怀时它带来回忆,过去的那些所有与这首曲子相关的人和事都会历历在目;失落时它带来抚慰,它仿佛就在声音的那头回应你的思绪……

我知道总有一些熟于乐器或者痴迷于古典音乐的人会抱有某种优越感,他们会不屑一顾地告诉你卡农的旋律是有多么简单,演奏有多么容易,有哪些音乐有着复杂得多的技法和深刻得多的内涵。我无意争辩卡农作为一首曲子本身有多么优秀或者拙劣,我也无意论证它在客观上是否真的像我说的那样厉害,我只是认为,音乐除了艺术价值以外,它本身还有迎合人类情感的价值。所谓“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一个人喜欢一首曲子,不一定要是因为这首曲子本身有多么出众的地方,而仅仅可以是这首曲子能给他带来独特的体验。欣赏音乐作为一种被动的非创造性活动,在不能给非音乐从业者带来有效新信息的情况下,如果听所谓的“高雅”音乐和“通俗”音乐给不同的人带来分别相同的感受,那又何必要在这种场合下为高雅与通俗争个高下?

我也无意把高雅与通俗的差别磨平。我只是纯粹地想说,如果高雅与通俗的音乐在唤醒人类情感这件事上能对不同的人起到相同的作用,那么它们对于这些不同的人的价值就是等同的。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很想以听高雅音乐自居,他应该论证的是高雅音乐本身的艺术价值有多么高。不过,他应该要能意识到,有时候有些人听音乐纯粹是追求情绪唤醒。

其实过去这几个星期我应该多听卡农。